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土匪轮暴
被土匪轮暴

被土匪轮暴

林母看着女儿从墙洞钻了出去,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只要女儿逃离这个鬼地方,她就没什么好但心的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糟了,是那几个土匪回来了!

  怎么办?只要让他们发现女儿不见了,一定会去追!这时女儿还没跑出多远,肯定要被捉住,想到女儿被抓回来将可能发生的事情……她根本不敢去想,突然间她想到她昨天无意间弯腰时,发现几个男人从领口向她胸部投来的淫秽的眼光……,她想到这些特务为躲避解放军在山里呆了几个月了,一个个都性欲高涨的,只要牺牲自己就一定能救女儿!

  想到这她快速地从上衣里抽出了胸罩,并故意解开了两粒上衣扣子,快步向门口跑去。

  一出门,就看到有两个家伙进了院子,看她跑出来,一愣,一个特务呵斥道:

  “干嘛,往哪跑?”,“老总”,她故意捂着肚子,弯下腰“我要出去解个小手。”

  这一着果然管用,她从衣领里突出的两个白晰的乳房立刻吸引了两个男人的目光,“要尿尿呀,”一个男人盯着她的乳房,轻佻地说:“想尿就在这院墙边尿。”

  畜牲!她在心里暗暗骂道,可脸上却故做为难地说:“那怎么行,还是让我到外面去吧。”

  “少废话”另一个男人也明白了同伙的意图,“就在这尿,让你出去,你跑了怎么办?少动那心思!”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手枪。

  两个畜牲!!要不是为我女儿,我就和你们拼了!!她明白,这两个特务已经对她动了淫心。

  “那……,好吧”她装做害怕的样子,故意一脸为难和羞臊的慢慢走到墙边,背对着男人们慢慢解开了裤带,她能感觉到男人们淫秽的目光正在身后盯着她,她故做不知地将裤子褪到了膝部,并快速蹲下,当脱下裤子的一刻,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都是为了女儿呀!女儿,你快点跑,跑出这山里就得救了!!而为了这个,她现在只能露出自己最诱人的臀部,让这两个男人看。

  想到这,她放松阴部,一股尿液从阴部喷射出来,随着她小便的声音传出,她听出身后的两个男人的呼吸明显加重了,男人们的性欲已经被她挑逗起来了……,她放松地尿着,最后还故意收缩了几下阴部,挤出了几滴余尿,她清楚地知道,她的这个动作,使她那被男人们紧盯着的丰满雪白的双臀又连续地抖动了几下,男人还能不被诱惑吗?……效果太明显了,两个男人迅速地走到她身边一把,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她的平坦的小腹,圆润的大腿立刻被男人们一览无余。

  “老总,你们要干什么?”她故作惊异地问道。

  “干什么?”一个男人淫笑着说“干你!”说着两男人一人一只手快速地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分别握住了她的两个乳房,男人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个男人捂住了她那沾满尿液的湿淋淋的阴部,另一个男人则用力地揉捏着她肥美的白臀……,她知道她此刻的样子,内外裤都已掉落到了脚边,下身已经完全裸露了,两个大乳房也差不多完全暴露出来,这个样子一定非常淫荡……“老总,不能这样呀,不能这样呀。”她假装挣扎着,两手却有意无意地按在了两个男人的裆部,她立刻感觉到两粗壮坚硬的肉棒,像是快要从裤裆里冲出来似的……这时两个男人互相使了眼色,抬起差不多全裸的她向屋里走去,她清楚地知道,进屋后男人们会对她做什么……“不要呀,两位兄弟,不要呀!”她忍着心里对这两个混蛋的愤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楚楚可怜还夹杂着一丝羞涩……,男人的脚步果然更快。

  很快男人们把她抬进屋里,放到土炕上,一个男人拉掉了她还挂在脚踝上的内裤(外裤早已掉在屋门口了),并快速地脱光了她的鞋袜,另一个则一把扯掉了她的上衣,三两下就脱下了她的衣服,这下她可是彻底一丝不挂地袒露在了男人的面前……她今年才不过三十六岁,作为大家闺秀的她,长年养尊处优,加上自己刻意地保养,她对自己的身体非常自信,甚至可以说一般的少女和少妇都不能和她的身材相比。虽然生育了一个女儿,可那时她还不到十八岁,而且生产之后,她也没有为女儿哺乳,这使得她的身材得到了少有的保持。而现在这一直让她引以为自豪的身体却不得不完全暴露在两个流氓的面前……两只远比一般东方女子大得多的乳房傲然挺立着,光滑细腻而白晰的腰肢,虽微胖却更显少妇风韵,白嫩光滑的双腿没有一丝赘肉,而分开的两腿间黝黑细密的阴毛包围的两肥厚的阴唇,更让两个男人的眼中喷出了淫邪的欲火。

  不该这样啊!她在心里叫喊着,这些本来只应该由她的丈夫独享的。她深爱着她的丈夫,丈夫也对她这个美丽的妻子关爱有加,虽然婚后和年老体衰的丈夫并没有多少性交,可他们依然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较少的性经历也让她有了另一个可以毗美少女的优势——她的小阴唇仍然粉嫩依旧,而阴道更是比大多少妇紧窄且富有弹性的多。现在她粉嫩的小阴唇,肥美的大阴唇以及黑密的阴毛上还略微沾着些未干的尿液,更增加一丝诱惑,而因紧张而不停收缩的肛门更使得她阴唇中间那一圈粉色的肉摺不断凸现。她为自己现在这付淫荡的样子感到羞愧异常!!

  为了女儿!!她心底里不停地说着,只要多拖住男人们一会儿,女儿就能多跑远一点,如果能把男人们一直拉在自己的身边,女儿就一定能够逃走!!!

  可是这时两个男从却只是看着她,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莫非是自己突然反常的举动让男人起了疑心??她心里不由地不安起来……其实她那里知道,两个土匪是在她身体完全赤裸的一霎那,被她丰满白晰,充满诱惑的身体惊呆了!!他们常年在山村活动,心目中的女人就是那些黑皮糙肉,牙黄口臭的土妓。那见到这样的尤物!!!

  决不能让男人们想她以外的人!她决定再勾引一下这两个流氓。

  “两位老总,放过我吧,我都是半老太婆了,有什么可弄的呀!”她细声淫气地说,并有意把“弄”字的声音拉长,这是作为大家闺秀的她所能说得出口的最淫荡的字眼了。

  “他妈的,这城里大户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比他妈的大姑娘还嫩。”一个家伙咽着口水说,“就是这是咱哥俩上辈子修来的福呀,还等什么?上呀!”

  两个畜牲开始行动了!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站在炕下,一边揉搓着她的阴部一边解着裤带,另一个黑脸的跳上炕来边脱上衣边捧着她的脸吸吮起她的口唇。

  她本来贞洁的身体现在只能任这两个混蛋恣意地玩弄,她真得希望上天能突然赐予她神力,让她能杀了侮辱她的畜牲!!可这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她就是想反抗,也不是这两个淫兽的对手。何况现在女儿也才逃跑了不一会儿,在崎岖的山路上,柔弱的女儿又能跑多远!所以她不止要忍受男人的狎弄,而且还要配合这两个臭流氓!!

  炕上的男人充满烟臭的大嘴覆在她的樱桃小口上,她几乎要呕吐了,却只能强忍着并用自己的舌头,缠绕着男人探进她口中的沾满唾液的大舌头。

  炕下的男人肮脏的大手不停抚弄着她的大小阴唇和阴蒂,一根粗糙肮脏的中指竟然插进了她的阴道!!她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可她也只微微抬起香臀,好让男人插入得更深些!!

  “妈的,这女人的屄就像大姑娘一样,兄弟,哥哥我先肏了啊!!”听着男人粗俗无耻的话语,她知道真正的侮辱要开始了,同时也觉得自己下贱无比!!

  男人扑到她身上双手紧抓住她的双乳,无耻的肉棒向她白嫩的大腿根部用力捅来…………可是男人的阴茎并没有进入它的目的地,粗糙坚硬的大龟头反而顶得她的阴部生疼!!!

  “慢……唔……唔……慢点儿,唔……唔……,这位……唔……老总……,您……唔……慢……慢来!!

  “她一边应付着亲吻她的男人一边哀求着,并连忙用一只手握住男人的阴茎,用男人的龟头磨擦着自己的阴唇、阴蒂和阴道口。她想到,由自己控制男人的插入至少可以让她少些痛苦。而这时她才感觉到这个男人的阴茎比她丈夫的阴茎要粗大得多得多,甚至比自己纤细的手腕还要粗些,长度至少有四十公分!!天呀,这男人的肉棍真和畜牲的差不多!!这么粗大的东西插进自己的阴道…………她真的不敢想下去,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快些产生性欲,那样的话应该能使自己少受些伤害…………于是她握着男人阴茎的手加快了动作,想通过男人粗糙坚硬的龟头对阴部的刺激快点调动起自己的性欲,那男人也乐得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享受,还快活地像猪一样哼哼起来。“他娘的,这女人三十好几了,这大奶子还结实得像新娘子式的。”

  然而,亲她的男人显然有些不满了。“臭婊子!怎么只捏他的毬,给老子也弄弄!!”说着也解开裤带,掏出同样坚硬的肉棒。她连忙用另一手握住这个男人的阴茎套弄起来,这是她才发现这黑脸男人的阴茎并不比大胡子的阴茎逊色。

  “妈的,小手真软乎。”他看来也很受用。

  但他显然对别的男人先使用她的阴道有些不满,于是酸溜溜地说道:“哎,你他妈肏过屄没有?怎么半天还在屄门子上晃着呢?”

  “我没肏过屄?老子肏过的屄,没有二百也有一百多个!老子就肏给你看!” 说着,一把打开她的手,握住阴茎,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屁股用力一挺!滚烫坚硬而又粗大的阴茎硬生生地捅进了她只是微微湿润了些的阴道!!

  “啊!!!”她疼得大叫起来,她感觉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插进了她的身体,那痛楚比新婚之夜破处时还要强烈十几倍!!!

  “啊……老总……大哥……啊…轻点儿……求您了……啊……太疼了……啊……大哥……慢点儿……求求你……”她痛哭着哀求道。

  可是男人并不理会,“少他妈的废话……老子肏给他看”男人继续用力地抽动着阴茎,“……我肏……我肏……肏死你个骚屄”她感到就像有一只满是尖刺的棍子在自己的阴道中不停地刮擦着阴道壁……她双手用力将男人向外推着。

  “不…啊…不要……啊!……真的太……啊……太疼了……啊……求求你……啊……慢……慢慢来……大哥……我都让你……让你……啊进去了……就求您……轻点吧……”她继续哀求着,但当她说出“进去”两个字的时候,满是泪水的脸颊上还是泛起了一抹红晕。

  自己怎么能对侮辱自己的畜牲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的脸红却使奸污她的男人有了新的想法。大胡子轻易地就拨开了她推拒的双手。“疼?……为什么疼?你让老子的什么进去了……进哪儿啦?……说,说清楚……老子就……轻点肏你。”

  太无耻了,这大胡子竟然想让自己说那些肮脏的字眼,自幼受淑女教育的她怎么能说那些话来呢?

  “不……求你……”虽然知道没用可她还是哀求着。双手再次推着身上的男人。

  黑脸男人显然也与大胡子有了相同的想法,于是抓住她的双手,把她的手用力按在炕上。这时大胡子男人的阴茎猛地狠狠地插到了她的阴道底,然后用力地抽插着,龟头每一下都直接顶到了她的子宫!!“还不说……快说……不说…… 老子就……肏死你”

  “啊!!”她凄惨地大叫着,她感觉男人已经把她的身体从阴部一劈两半了。

  “啊!!……我说……”她痛哭着,身体的强烈痛苦终于使他屈服于男人的淫威了。“快说……”黑脸也在帮腔。

  “快说……”大胡子稍稍放慢了一点抽送的速度,阴茎也不再插入得那么深了。“说……老子的什么进去了……为什么疼?”她感到大胡子的阴茎明显又粗大了一些,显然男人是在施虐中获得了更大的快感。

  “是太大了……进去的太大了。”痛楚轻了些,她连忙说道。她觉得这已经是自己能说出的最无耻的话了。

  可大胡子明显不满意,阴茎的力量又加大了“什么太大了,什么进去了?”

  “是……阴茎……”她大声哭叫着。到底是男人的折磨还是自己真得变得淫荡了。

  大胡子还是不满意阴茎又用力的插了起来:“什么他妈的阴茎,是老子的毬,快说……,什么太大了,什么进去了”同时双手用力揉捏着她的乳房。像是要捏爆这两个白嫩的大圆球。

  “啊!!”双重的痛苦更加难以忍受“我说…啊…是毬……是毬…啊…是毬太粗了……太大了……啊……是毬进去了……”她一口气说出了对丈夫都没说过的下流话语。同时有一股阴液从阴道流淌了出来。她竟然被这些下流的字眼激发了性欲!!

  热热的阴液使大胡子的阴茎更加舒服了“嘿,……就知道你这骚屄是个…… 骚货……,屄水都肏出来了。”听着男人这样评价她,她真的感到无地自容。

  “接着说……进哪儿了……快说……快……说”她分泌出的阴液使得大胡子抽送得更顺畅,她的痛楚也明显减速轻了。

  “嗯……求你……嗯……别这样……”她依然带着哭腔“我已经说了……嗯……”阴道渐渐有了快感。“嗯……我说不出口。“而且她觉得她实在无法亲口说出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官的名称。那也太下流了。

  “老子就要你说……说……说……毬进哪儿啦?……”大胡子好像是用尽力气抽动着,这时他已经发现他的阴茎已经不是有力的“刑具”了,于是便转而加剧了对她乳房的蹂躏,大胡子在用力抽送阴茎的同时用两手握住她的乳头,用力向上提起,她的上半身几乎要被提起来了,她觉得乳房像要被从胸前拉掉了!

  “啊!!饶命啊”钻心的痛疼加上不断增强的性快感使她不顾一切地求饶了。

  “那快说,说……毬进哪儿啦?……说……”大胡子也更加亢奋了“是屄……”男人已经主动告诉她答案了。

  “是屄……是屄……”她已经顾不上什么羞耻了,她决定完全屈从于男人们,不然她不知道还要遭受什么样的折磨。

  一直观战的黑脸也性欲高涨的无法忍受了,“他妈的,受不了,城里女人也他妈的这么骚,用嘴给老子嘬嘬毬!”说着将粗大的阴茎捅到了她的口边,一股醒臭味立刻扑鼻而来。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

  “怎么嫌臭啊,快嘬!不然老子让你吃屎!!”她相信男人们对她什么都做得出来。

  于是强忍着恶臭,将黑脸的龟头含在嘴里,她甚至不相信连为丈夫都没做过的口交,竟然为这个陌生的流氓做了,“多嘬点,再多点把老子的毬都吸进去!” 黑脸的性欲也渐渐高涨了!可是让她将这三四十公分的阴茎完全放进她的嘴里……她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只好用力吸吮男人的龟头,同时双手套弄男人的阴茎……这时大胡子发话了,“哎哎……你他妈……差不多……就行了,老子肏完了……咝……就让你肏……咝……这骚娘们的屄肏出水了还这么紧……,这婊子……真长了个好屄……,哎,听见没,老子……还要问这骚婊子呢……”

  “好……好……你他妈的问……问”黑脸应该是已经很满意她的口交了。

  “快……接着给老子……说……屄怎么了……”大胡子的阴茎竟然在她的阴道内又粗大了些。

  “毬……唔……进屄里了……啊!……是毬…唔…进屄里了!…唔…啊!” 她一边为黑脸口交一边叫道。

  她的叫声已经没有多少痛苦了,男人近二十分钟的抽插已经使她的性欲完全彻底爆发了出来。而且是她近二十年性交史中从来没有过的强烈。

  看来结婚十几年来年老的丈夫确实使她的性欲压抑得太久了,现在比丈夫粗大坚硬几倍的阴茎,以她从未经历过的力度和速度抽插着她越来越敏感的阴道,几乎被撑大到了极限的阴道口随着男人的抽插不断牵动着阴蒂。她已经顾不了别的了,甚至忘了自己是为了女儿才自愿被男人奸污的。

  “再说,这是什么……”男人揉弄着她的乳房问道,似乎体力仍然十分充沛,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阴茎依然快速有力,手上却轻柔了许多。

  “是乳房…唔唔…”她已经有问必答了。连女性生殖器那样粗俗的字眼都亲口说出,并已为男人口交的她已经完全没有顾忌了。

  “是奶子…唔…大奶子”男人纠正道。“是,……啊啊……是奶子…唔…大奶子……”“大白奶子……”

  黑脸也加入了问答游戏

  “是……唔……啊啊啊……唔……是大白……啊嗯……奶子……唔唔……”

  “再来,……”大胡子似乎对她说的下流话越来越感兴趣,“老子在干…… 干啥?”

  “是肏屄……是肏你这骚婊子的骚屄”好像是怕她答错,黑脸先说出了答案。

  “啊……是肏……啊唔唔……屄……啊啊……”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她觉得她已经没有什么下流的话不能说了,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对黑脸阴茎的套弄。

  嘴里还重复着“肏屄……啊啊唔……肏屄……啊……肏屄”她这声音已经像是梦吟了。

  “咝……哟……你个骚货……让老子……咝……来教教你……”大胡子突然从她的阴道中抽出了阴茎,大龟头在她的阴道口磨了两下“这是屄,知道不?城里婊子,什么他妈都不懂,”说完又将阴茎用力插入她的阴道中抽送起来。

  “对,大哥,好好教教她个骚婊子。”黑脸也兴奋地支持着。一边又命令她“快说!”

  “知道……啊啊!……屄……是屄”她立刻回应。

  “屄里是什么?……”胡子又问,“是毬,是老子的大鸡巴……”

  “是毬……啊……啊啊……,是大哥……的大鸡巴……啊!!!”她已经顾不上为黑脸口交了,阴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这个”大胡子捏了捏她的大阴唇,“是屄梆子”男人越发简练了。

  “啊……是……是屄梆子……啊”她已经成了机械式的重复了。

  随后大胡子在不停奸污她的同时,抚弄着她的生殖器的各个细部,告诉她这些部位的最粗俗的叫法,而她也应声虫似的逐个学说了一遍。

  多么可笑!受到正规的教育,正式学过生理知识的她,竟然要由这个粗俗的土匪向她普及性知识。

  随着男人的抚弄,她的快感也从阴道扩散到整个下阴部并向全身漫延,她这时只用一只手为黑脸手淫,另一只手自觉地抚弄起自己的乳房,并晃动着臀部迎合着男人的抽插。

  这时大胡子把手放到阴茎下,“这”摸着她的肛门,“是屁眼”说着一根手指用力插进了她的肛门!!并随着阴茎抽送的频率,抽动起来……“啊!!”从来没有男人碰过她那里,一种异样的快感从肛门传来“是屁眼!!” 她不由地大声叫着“老子肏的好不好?”大胡子呼吸已经有些加快了。

  “好…好……肏得好……肏肏肏……肏我的屄,肏我的屄……啊呀……肏屄……肏屄……啊呀呀……肏……”她的声音已经淫荡不堪了,她已经完全顾不上黑脸了两手撑起身子用尽力量配合大胡子的抽插。

  “好了……好了…………啊!!!…………”她大叫一声,一股阴精从阴道内喷涌而出,浇湿了她的会阴、肛门、双臀,并在臀下的炕面上流了一大片。经过这只超大阴茎半个多小时的奸污,她终于到达性高潮。

  这也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性高潮!!强烈的高潮也使她渐渐意识模糊,但大胡子依然奔放有力地奸污着她的阴道。意识又逐渐恢复的她感到阴道有些疼痛了,毕竟她从未被连续抽插过这么长的时间。而大胡似乎永远不打算停下似的,粗大的阴茎仍然像机器一样不停地磨擦着她那被阴精湿润得十分顺滑的阴道。

  这时她猛的警醒——还有个男人没有满足呢——黑脸,她不知道如果黑脸还像大胡子这样奸污她,她能否承受?于是她马上重新握住黑脸的阴茎,用力套弄起来,并不时地吸吮着那大大的龟头。

  “嗯……唔……嗯啊……唔……”她已经毫无羞耻地放纵自己淫荡地呻吟着,两手和口唇自觉地配合着大胡子抽插的频率,吸吮和套弄着黑脸的阴茎。

  “骚婊子……哟啊……咝……真她妈的不要脸,这么……喜欢……老子…… 的大鸡巴……喔哟……好……好好给老子吸……真他妈的……爽快……你个…城里老婊子……喔呀……”黑脸快活地叫着。显然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她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为男人口交的技巧了。

  “肏……你个骚婊子……这么欠肏……时间长……没挨肏……屄是不是…… 太痒了”大胡子对自己的性能力愈发地满意了,“老子的大鸡巴……就来给…… 你这……骚屄……解解痒……”大胡子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是…唔…是……太欠肏了…唔…屄太痒了…唔…唔”她不由自主地答声道:

  “快用力…唔…大粗毬……用力肏…唔…大鸡巴……用力肏……唔……唔……肏我的…唔…骚屄……肏骚婊子的…唔…骚屄……”她忘情地大声叫喊着,强烈地性快感已使她的理智完全丧失了。她现在的表现真的不逊色于一个淫荡的妓女了。

  一上一下两只粗壮的阴茎同时在她身体里抽插终于使她的性欲又一次被全面激发,又过了十几分钟,大胡子也终于一阵近似疯狂的猛烈抽送……“肏死你,肏死你个老婊子,肏烂你个老骚屄”大胡子大叫一声,阴茎直插到她阴道的最底端,她只觉得粗大的肉棒在她的阴道里一阵巨烈地跳动。一股、两股、三股……差不多十几股火热的精液浇洒在她阴道底部的子宫口上,而她也一发不可收拾地又一次到达了性高潮。

  “啊……”她两手用力攥着黑脸的阴茎,叫喊声已经因脱力而变得无力,近一个小时的性交已使她精疲力尽了。

  “快让开,”黑脸急不可耐地催促“肏完了还不快让开,你他妈的多长时间没肏屄了,这么长时间才肏完。”黑脸从她的嘴里抽出阴茎,跳下炕来。“起来吧,还没完了,你他妈肏半天了,该让老子肏肏这骚婊子的骚屄了。”

  “好,好”大胡子应着,软缩后依然粗长的阴茎还是在她湿热的阴道内又抽送了几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抽了出来。满意地躺在炕边等待着欣赏她被继续强奸。

  而她浑身的气力也好像被从阴道全部抽走了,整个身体无力的瘫软在炕上。

  这时的她,头发蓬乱地遮在脸上,嘴角还流着口涎,乳头习惯性地挺立着,本来白晰坚挺的乳房被男人揉搓得变成了深红色,大腿根、阴阜、阴毛和微微浮肿的大、小阴唇上满是男人精液和她的阴液混合成的白色粘液。白晰的双臀下更是一大片粘湿的液体……酥胸和小腹上因性高潮而泛起的潮红还没有褪去,阴道口也因此一反常态地贲张着,像是在欢迎男人阴茎的再次进入……她的神智慢慢恢复着,她知道她这时的样子已经淫荡得有此怪异了!

  【完】